8 則留言 按此留言

  • 1. l  |  23 Dec, 08 at 03:34am

    It was very sad.

    Have you watched this before?

    It is called ‘the doctor who hears voices’ –about a medical student who hears voices and the voices got increasing distressing. She had to take the time off because she was considered not fit for practice.
    She didn’t take medication. instead she seeked help from Rufus May, who considered understanding the meaning of the voices is more important to recovery:

    http://uk.youtube.com/watch?v=si_tCGuPg9E&NR=1

  • 2. 初春  |  29 Dec, 08 at 08:37pm

    我想,世上的人都在找尋一種可能,一種會給認同的可能。當找不到的時候,他會發現這個地球並不屬於自己,轉移去尋找離開的方法。

    雖然那方法或許不夠華麗。

  • 3. © 李智良  |  30 Dec, 08 at 05:30pm

    初春,

    你的講法,請恕難以苟同,除非「可能」的確是一現成、既定的客體,不能改變、不能創造;除非人和地方的歸屬乃買賣交易的關係、人的去留乃課賞淘汰制決定;除非離開比留低容易。

    最後一句「雖然那方法或許不夠華麗」是審美判斷。一個人的自殺不是審美問題。

  • 4. 蘇菲  |  14 Jan, 09 at 02:54am

    我很喜歡你對自殺的解讀視角
    寫出了我心裡的話。

    我們都是自殺的遺族…

  • 5. 李智良  |  14 Jan, 09 at 09:25am

    蘇菲,

    歡迎妳回到這個混濁的世界。可是因為妳知道甚麼才叫想死,再差的經驗也只會令妳內心强大。

    「我們」真是可輕可重的inclusive noun,心同此理就是了。

  • 6. Shirley  |  05 Feb, 09 at 08:15pm

    醫生是被視為專業和不可有失誤的, 這眾所皆知的, 而其承受的壓力是比任何一種行業更大, 所以「能醫不自醫」便成為醫生的恥辱。 但醫生不是上帝, 她還是人, 所以她不能面對這困境是可理解的, 而且她還年輕, 經歷人生的歲月尚淺, 唯一可惜是她沒有朋友或家人看到她的病是需要及時治療和給與適切的關懷。 但她的死, 並不太令社會人士作出有多大的正面迴響, 社會對患病者的協助和支援是很少的, 叫他們有信心重投社會工作更難, 他們不其然已被邊緣化和成為弱勢社羣, 其實他們可能曾經是社會優秀和貢獻良多的一羣。

  • 7. 處決1938! » 旅&hellip  |  15 Mar, 09 at 08:53am

    [...] 可是在這種場境之中,我很害怕,好像會從心裡猛然的一下抖顫,有些甚麼會突然穿過我,偶然地,再一次把我遺棄,即使不在目前,卻預感它就在即近,那些難以憶記、不堪憶記的事情會突然折返,壓縮成片刻的靈閃、肆虐,一下把我拉倒,可是沒有閃光,只有不堪入目的毁壞。而且將來還有,難以想像、不堪想像。 [...]

  • 8. 学习  |  21 Sep, 09 at 09:22am

    你们太专业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总之我一定要买到这本书,多多学习,谢谢这位让我长见的大师。李智良,死了都记得。

留言

(必須)

(必須)

可用的html 碼: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