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則留言 按此留言

  • 1. Tale  |  25 Dec, 07 at 09:47pm

    智良你好
    野地裡的小花最美。那種美充滿了生命力。雖然老土,一年將盡,祝大家身體健康之外,擁有一顆熾熱,卻依然平靜的心。
    P.S.菲林拍出來的黑白相,真是厲害。

  • 2. 李智良  |  26 Dec, 07 at 09:37am

    對,野地裡的小花,不知何故拍的當兒就有種感動,為一叢荒地上的小花野草感動,真難解釋﹔但你又說得很明白。
    一年將盡,大概要做些年終結算了。
    菲林嘛,最近才懂得把從冲印店拿來的掃描檔,在photoshop裡set 返black point 在哪,之前的貼過的相大概要全部做過、還其公道呢!

  • 3. ymoon  |  05 Jan, 08 at 08:18pm

    刚好读到王维的这篇:

    野花丛发好, 谷鸟一声幽。夜坐空林寂,松风直似秋。

    将它留在这里吧~

  • 4. 智良  |  10 Jan, 08 at 10:25pm

    智良兄,

    於基層社工見過面的志雄,是一名正正的外展精神科社工。昨晚聽你的分享後,回家睡不太好,原因是我現時不知道我現時的做法有否做錯呢? 坦白講,我對藥物的認識不太深,不能夠真正明白一個病患者用藥,甚至面對醫療系統的無力感,我只能夠透過見面後寫覆診報告,甚至陪同患者一齊見醫生,憑我的「專業」-皮毛的知識說服醫生轉藥。不過我想講,真正幫到你的人是自己,不是社工。我時常對自己講,我只是此時此地跟你一年,做介紹、轉介的工作,其實我最擅長只是陪clt及同clt傾計,申請服務,主動介紹等,這些可能阿媽阿狗都識啦,我們不是專業啊!

    最後你可能覺得我都是壓迫人的人,因為我都會叫clt完成療程,即是食藥囉!我覺得你是其中一個我要學習的榜樣啊!有空電郵回覆

  • 5. 李智良  |  11 Jan, 08 at 09:31am

    志雄,

    你在留言者姓名填我的名字,嚇死我呵~~

    對於用藥的認知,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我吃過3、4代的SSRIs了,還有各種鎮靜劑安眠藥甲狀腺藥等等,這2、3年身體愈來愈多毛病,可能已經不再年青力狀,藥物的殘害愈是明顯﹔另外是「病人」的處境愈變成設地自限。

    我想每位「病人」的情況不同,在病況危急的時候,人生起落中,對症下藥是無可厚非的一種措施,但是從診斷到吃藥的風險、藥性、更重要是治療方案的選擇、維護和修正,及病癒的進程(prognosis) ,在現時的體制和服務中﹔「病人」的自主和參與完全是零。

    關於吃藥的compliance ,我有點遲疑,不能斷言吃好不吃好,而是「病人」得要在充足的知情和支援下的決定,在某個階段,吃藥可能是一個buffer,很多時卻同時是一個藥癮的問題,現今的體制卻是把這個buffer 的應急手段無限延伸、延緩,自我驗証,但它真真不等同solution 嘛。

    如果人的精神狀況變得「異常」,一定有其他較深遠的背景、有它的歷史以致它以極端的方式呈現,我覺得著力和支援的切入點一定不僅只是甚麼「腦前葉腺體的生化平衡」吧,這也可能是社工角式發揮得更好的入口,而不是要社工和資源去補貼精神科。

    暫時想到這些,也想再組織一下想法再貼在這裡。你可以找找這裡tag了”anti-psychiatry”的貼文和”Links” 一頁的相關連結看看,不要說甚麼榜樣好了,令人苦澀呢。

    共勉!

留言

(必須)

(必須)

可用的html 碼: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