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14 的存檔:

沒有魔警,是人性

15 日凌晨警方於金鐘清場驅趕「佔中」示威者期間,有主流電視台全程錄下七名警察輪流毆打一名已被制服、膠索帶反縛雙手的示威者,輿論嘩然,更有網民稱之為「魔警」再現。

然而警察毆打平民是一種職業常態。過往經投訴警察課接獲的各種投訴中,「毆打」一直是「執勤疏忽」和「態度不佳」以外最多市民投訴的類別。2011-12 和2012-13年度的數字分別是417 和323 宗,惟過去五年超過兩千多宗「毆打」投訴案中,僅有兩名警員遭正式檢控,入罪率為:零。對警察濫權的指控,每每因為警警相衛的調查機制,因「證據不足」不了了之,而保安當局以「保障當事人私隱」為理由,一直未有計劃在警車和警署拘留室安裝閉路電視,全港兩千多輛警車與四十七間警署,隨時成為死無對証的私刑空間。

投訴警察課自2012 年起引入「表達不滿」的新機制,以「改善服務」為原則處理「輕微投訴」,讓正式投訴的數字有所減少,但正式數字卻無法反映,因各種原因(諸如怕被報復、不黯程序、留港時間不足等)而未有投訴或不能跟進投訴者的大量個案。平常警察毆打或人身侵害他人的個案沒有惹起關注,很可能因為受害人多是少數族裔、邊緣青年、涉嫌刑事犯、露宿者、性工作者等與「公民」無辦法沾邊的弱勢者,與今次事件中因和平示威而被打的政黨人士身分有雲泥之別。以性工作者為例,關注團體紫藤於2011 年就曾接獲超過250 名按摩技師及外勞性工作者的投訴,涉及各種令人髮指的警察濫權惡行,包括被警察誤導、誣告、插贓嫁禍及屈打成招,更有前線警員乘著查牌、放蛇之便,要求免費性服務,非禮以至性侵犯她們。

然而「樹大有枯枝」的論調,不能解釋警察暴行的制度因素,由香港納稅人供養的警員編制,承襲港英系統,人口比例屬全球前列,每十萬人口有約450 名警察,比日本與新加坡多出兩倍有多,試想,只要三萬三千多名警員當中有百分之一二「枯枝」,對社會的影響就非常堪慮!警察是一個內聚力(與排斥性)極高的同僚利益集團,與多種基層行業相比,有不合符學歷的收入,及各種比一般公務員較優的薪津福利與借貸優惠,因其執法者地位也有可能收受利益或因職務接觸的人脈網絡中得享種種非物質性的「方便」與特殊待遇,為了「搵食」自不會貿然放棄,更枉論會在執勤的時候突然良心發現掉轉槍頭。中低層職級的警員之間亦存在博取表現競逐升遷的風氣,在受訓期間經歷種種非人化、機器化操練,在日常工作中得對上級絕對服從,長期處於因階級自卑而自大的雄性沙文主義文化,視任何對警權的制約為對其自身作為一名警員的個人挑戰;然而警員的「工作表現」並無客觀準則可言,執法期間各種僭越或違規行為,但凡同僚與上司不反對或不加制止即屬許可,外界根本無可置喙。由是,警察濫權幾乎是制度許可,亦是其主體性(幻覺)的重要構成──按序規程的專業公僕與執法的武力本質,兩種要求無可調和,儼然精神分裂。要是鷹派上場,警察內部對行使權力的制度規範將更趨寬鬆,甚至可能會有以高壓手段「立功」作為評估升遷準則,徇私瀆職的情況只會更普遍。

從殖民地時期到今日,警察的作用都是為了以華制華,以收買的基層來打壓基層生活空間進行社會控制為大前提。任何國家體制的社會秩序都是由武力維持的,在所謂民主自由的西方國家或是東亞地區被視為民主化程度相當高的台灣、南韓等地,國家機器暴力維穩性質一如既往。如果中共治下的香港警察行為特別可恥,讓人怒不可言,不是因為它是甚麼「邪惡極權」指使,而是在「回歸」十七年後,特區政府的最高決策者為了儘快恢復金融資本主義剝削制度下的社會秩序,奉行英殖民者打壓異議的公安惡法,再一次捨棄對話與政治斡旋,挑撥「支持執法」和「抗命者」的民間對立,把人民內部矛盾激化作敵我矛盾處理,自己說不過自己。


另刊《評台》15/10/2014

資料來源
每10萬人有450警 港警力列全球五強〉蘋果日報,2013年10月18日

警設渠道供市民「表達不滿」〉星島日報,2012年4月9日

立法會六題:警務人員涉及毆打的投訴〉政府新聞公佈,2014年7月9日

反對警方「故態復萌」、「屈得就屈」、「變本加厲」〉紫藤新聞稿,2011 年12月17日

Share

留言 16 Oct, 14

書抄 #16

我相信歷史是會重演的。就跟人的命運那樣,輕易羅織各式各樣的相似事件。你曾經有過的哀傷和嘆息,你曾經掉過的眼淚,都必重臨。它們十分牢固地黏合在一起,是任何努力都無法改變的。或許能夠改變的只是生活。這就是為甚麼大多數人在付出一定的努力以後,對一定的進展感到滿足的緣故。但生活是甚麼呢?對古人來說,所謂實在是指「物」;對近代人來說,是指「內心的深處」;對現代人來說,是指「生活」。現代人相信生活是實實在在的事實。人必須直接地面對實在,而不是生活在想像的激情中、生活在希望和恐懼中。因此在世俗的和諧關係中,有識之士就是指那些能夠平衡地生活的人。一個能夠平衡地生活的人,就是指感官的外部觀察和觀念的內部觀察,都能通過檢驗的人。

或許就是這樣。因為經驗告訴我們,最常用的知識來自生活體驗,最樸素的邏輯就是在日常事務中,不能自相矛盾。一個人如果要生活容易,就要認識身處的世界;一個人只要活著,就要避免障礙,追求便利,否則就會十分沉重,以至相信活下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是真的不可能嗎?由於理性很少在生活中起重要的作用,所以只有生活在相同環境下的人,才能夠以相同的方式,對生活進行相同的理解。我之所以無法對生活作出終結的評估,那是因為,我的生活仍未結束。在經歷過生命中的種種事件以後,我能夠對你說的只是,所有發生的一切都是一場考驗。我得到的感悟就是,但凡將生活界定為追求幸福的人,無可倖免地都是不幸的……

鍾玲玲,《生而為人》(香港:水煮魚文化制作,2014)頁38-39

Share

留言 06 Oct, 14


October 2014
S M T W T F S
« Sep   Nov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月缺

~ 杳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