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春或初夏的野花

04 Aug, 08 at 11:44am © CL LEE

攝於大埔沙螺洞附近。
(Contax t 38/2.8 Sonnar; Fuji Superia ISO400 rated at 320)

大概是三月吧,有幾個不識路途、從沒到過目的地、地圖不帶、糧水沒帶夠的瘋子,乘計程車來到一處山腳,然後翻上小山,工人們在山中寧靜之處挖土築路,水塘集水設施如像戰爭機器的佈置,墓地有新建的墳… 又走下去,沿著疑是前行者繫在枝頭上的布條標記,走過荒廢的古屋、野草亂枝生得比人要高要低的小徑,不知就裡到了一個電話收發訊號沒有覆蓋的山中盆地,怕著而沒有說出口。那天是蘇菲的生晨。同行的有丸仔、黄靜。是不是還有誰?後來我們經過李嘉誠用許多年逐小塊收購的一大片地盆,去了朱廸的家,他吃太多香蕉,電腦上的Firefox有幾十個Tab 打開了。

我只記得這叢白野菊花。

Share

文章類目: 寫作的失語,銀鹽城市
Tags: ,

Share

留言

(必須)

(必須)

可用的html 碼: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January 2018
S M T W T F S
« Aug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近來的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