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我的朋友

14 Mar, 16 at 05:06pm © CL LEE

呼籲我的朋友,請不要再分享或傳播任何將「抑鬱」說成是一種需要看精神科醫生、吃精神科藥物才能「治療」或「控制」的「精神疾病」之報導。此種說法只會令更多人從此成為精神科受害人。

所謂「腦內生化平衡失調,需要服藥矯正」的說法,是藥廠將人生經歷的各種情緒疾病化以圖利的宣傳,事實是大部份精神科藥物皆是「能夠穿越血腦屏障,直接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使大腦腦內神經傳導改變,產生興奮或抑制」的Psychoactive Agent,部份藥物更與安菲他命、可卡因、米達挫倫等「毒品」同屬「可濫用及高危」,此等藥物的聲稱療效實與安慰劑無異,其可能引起的健康風險如腦退化、遲發性神經疾病、內分秘紊亂、性功能障礙、藥物依賴等卻往往被刻意淡化。無數案例(http://ssristories.org/)亦顯明,精神科藥物與自殺、自殘、傷害他人的暴力行為相關!惟精神科執業只以「病人」或其監護人匯報的主觀描述作為醫生「診斷」與處方藥物的基礎,實際上只是在短促的會診之後,藥石亂投的Trial and Error,精神科執業並──無──任──何──可重覆的檢測方法,以判定此等危險藥物施於人體的具體作用!精神科醫生因為其專科訓練與利益誘因,亦甚少為病人進行其他檢查,先行排除其他同樣可能導致類似「精神病癥狀」的狀況,諸如環境中毒、飲食失調、其他藥物影響、內分泌或免疫系統疾病之可能。又因為其專科訓練,對求助者狀況的其他個人與社會性因素(諸如貧窮、家庭背景、欺凌、性暴力等創傷經歷)沒有充份關注,未有對症就下藥。

所謂「調節生化平衡」的藥理基制,因個別人腦在壓力、情緒、飲食、其他疾病或其他藥物影響下的各種變動,根本無法有效預測。更重要的是,藥物上市前的安全性研究與臨床實驗,多為時短暫,數據基礎不足,實驗對象又以健康的成人志願者為主,未能反映其他諸如青少年、老人群族或有其他疾病的服藥人口長期服用該等藥物的風險,更甚者藥廠往往因利益所在,操弄數據、隱瞞事實,以至醫學界的知識生產,亦多為藥廠贊助與壟斷,對其他「非藥物療法」的探討長期備受擠壓。

我想說的是,抑鬱、沮喪、焦慮、恐慌、絕望、甚至尋死的念頭,是生活在如此高壓的現代生活處境中,每一個血肉之軀有感情的人都會經歷過的狀態,也是很多因為經歷創傷或人生危機,諸如喪親、事業失敗、前途迷茫、失戀、被迫遷、遭遇欺凌、暴力、家庭失和等等處境中的自然反應!但因為每個人的際遇、社會條件與支援網絡、思想資源等等的弱勢或差異,會有不同的表達/壓抑的方式,但歸根到底,精神困擾及至於「失常」,乃肇因於真切的感情需要、生活需要長期得不到理解與照顧,對於這些人生狀況,說是一種需要看精神科醫生、吃精神科藥物才能「治療」或「控制」的「精神疾病」,不會為這些血肉之軀的人生創造復元的條件!相反,因為「精神疾病」的標籤與社會歧視,又因為精神科藥物的各種副作用、後遺症與藥物依賴的問題,更令到這些人兒想要重掌自己生活、投入社會的路,越岔越遠!我們對於抑鬱、沮喪、焦慮、恐慌、絕望、甚至想尋死的人們,應該肯定他們的感受和需要,應該陪伴他們,讓人生問題在人生中解決,一個人想死許是因為,他孤單過著他不想要的生活而絕望無助,我們要幫助他由不想要的生活走出,走到他想要的生活,而不是把他們判病、關進醫院,「治療」變成二度傷害,合理化壓迫他們的病態社會和叢林秩序。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人與人之間能寬容共存,不以兢爭、考核來區別人,不以經濟價值或生產力為絕對價值,不同能力的人都可以以適合自己的方式,平等參與的社會,只有這樣的社會中,「精神疾病」才會得到真正的治癒。這個社會顯然還未出現,因為我們就是這。個。社。會。

(14/3/2016 Facebook Status)

Share

文章類目: 反精神科
Tags: , , , , ,

Share

2 則留言 按此留言

  • 1. hateha  |  16 Sep, 16 at 08:22am

    看過後寫一點我的感想:

    我只是過著平靜簡單而普通的生活,低調平淡的日子起碼不被打擾。當然一個女人擁有婚姻孩子, 能夠永久一輩子家庭完整才是終極目標,卻因為HA的錯誤被迫進入了一條艱難的道路。HA試圖控制我的人生走向,對我的各方面有很大影響。200X年底前夫在新工作期間,每天特別忙碌,那時我也開始重新工作,S醫生卻經常強逼我覆診,前夫也請假陪伴,一星期覆診2天,基本上就是一整個上午連同取藥到下午1至2時,直接影響到雙方的工作和事業,經常爭執關係冷漠,我變得那麼憤怒全因為一直被強迫,充滿怨氣變得不像自己,還要被抱怨不可理喻。我性格也強不願遷就讓婚姻存在破裂危機,無形中留置空間給予第三者插足。他最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雙方生活步伐不一致,S醫生作出終身病發不能痊癒之預言,被我質疑而前夫又深信導致的諸多矛盾,S醫生並對我前夫勸誘離開就是他失職之事,前夫權衡之後決定離婚。婚姻最終沒辦法挽留。

    婚姻出現問題可以是雙方都有問題,即使不能在一起也可以和平離散。

    婚姻最終因HA的不合理介入而結束,若是夫婦願意原諒很多都不致鬧到離婚的地步。

    HA是否出大問題才會明白事情不能放任處理?

    HA沒有考慮他們的處理方式有著問題,別人家事旁人不能插手,清官難斷家務事,S醫生永遠無資格與我丈夫(EX)討論我們的婚姻,這些專家毫無愧疚不知道介入別人的家事只會令事情更糟! S醫生有沒有考慮我孩子面對不再完整的家庭和互相仇恨的父母,失去父母一方並分離是非常令人沮喪的事情。對於雙方都是打擊和傷害,這是對一個女人最大的傷害,敢問哪個女人願意和自己的孩子長期分開? 這將是人生中怎樣也無法彌補的最大缺失。

    我在診療過程中是很被動,我不單被迫要配合反對的診療,當時被逼無奈而且絕對不能有過激的行為。初期不明所以認為是前夫的問題而互相猜忌,分居後由於不忿,申請醫療記錄搜集證據從中卻發現全部診療是S醫生和社康護士S的人為錯誤。這些醫生護士隨意的寫假報告卻毫不歉疚,我想: 其他的人是否會有同樣的遭遇?由於不忿, 我於是開始聯絡一些同樣遭遇到不幸的人 。

    敢問: S醫生, 在短促的會診, 你卻私下安排護士S與我丈夫(EX)聯絡和特別要隱瞞我,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無知和可恥? 你直接忽略病患的知情權。

    HA團隊一方面大肆宣傳: 要正視產後抑鬱, 另一方面卻對病人採取急略, 虐待性治療, 更亂寫假報告。病人卻無辜地陷入更嚴重的情況, 成為精神科受害人。

    藥物的療效和副作用: 性功能障礙、嗜睡亦是我丈夫(EX)投訴事項

    當時S醫生沒有註冊令我難以投訴, 而護士S則曾經向北X醫院病人聯絡主任 Txxxx Wx承認沒有聯絡而私下撰寫報告之一事。

    但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真正讓人恐懼的是: 纏繞! 因為訴訟而HA利用警力進行長期纏繞!

    若我自殺死亡, 對死因法庭的要求: 查詢到底與HA有關的偵探情況, 亦是否有政政府部門不合理介入, 特別是警方。

    醫療事故後也註定此後的人生不會和正常人一樣了,而因為訴訟卻再給予我傷害,離異的人生本就會比較艱辛,更何況還是暴露在公眾視線之下,而一旦我受不了壓力自殺,HA絕對是殺人兇手!背後負有同等責任的還有各政府部門,因為他們對我的申訴和求助視若無睹。

    因為事情完全超過了我的道德底線,其實還有事都不想提及避免勾起的傷心回憶。
    qlkm01pw7ql4@sute.jp


  • 2. 雪晴  |  30 Sep, 17 at 09:23am

    尋找生命的熱情
    http://snowysun30.blogspot.hk/?m=1

    <被判患上憂鬱症>
    那年會考成績不太理想,為了留在原校升讀中六,只好由理科班轉到文科班。由於我的中學是非常傳統而又有點名氣的女校,學校很注重公開試成績,測驗考試功課當然特別多,開學不久我便發覺追不上。當時,我便開始計劃轉讀其他學校的可行性,不論是重讀會考,西廚學校,護士學校,我都有一一考慮。在考慮同時當然要交那些沒完沒了的功課,為了完成所有功課,每天都是睡眠不足,導致身體經常有小毛病,只好請病假休息。

    有一次,我的家庭醫生開了一粒白色的藥丸給我,他說這種胃藥效果不錯,還請我服用數天後要回去覆診。就是這樣服用了好一段時間,我便開始懷疑這根本不是胃藥,上網一查便發現這粒並不是普通的胃藥,原來是Serotonin血清素。。。。。。。


留言

(必須)

(必須)

可用的html 碼: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October 2017
S M T W T F S
« Aug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近來的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