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緩

18 Apr, 14 at 04:15pm © CL LEE

突然來襲的許是感傷,數位修復的畫面多年以後突然在電腦屏幕上閃現,片段與實時,與那人失落在彼時而沒法記住的一切重疊,他甚至說不上是否僅僅因為記憶的方式生了變形,觸動的感情更像擬仿。

他記得那窒息的感覺,裡面欠缺不曉得那是欠缺。如果他知道有玻璃罩他或許會看出它的透明,外面可是甚麼都沒有,沒有風暴,沒有流血的騷動,沒有工人罷工,沒有疫症,沒有狂熱分子策動恐怖襲擊,沒有愛情也沒有背叛,也沒有一種社會控制方式會取代資本主義與國家民族,戰爭如果不是指家庭與兩性之間,戰爭只發生在遠方‧‧‧‧‧‧ 從雜誌上讀到搖滾樂手與電影演員吸毒過量或開槍或上吊自殺身亡,成為他唯一可以想像的「事件」,標記歷史的沉悶滯弛。這渺茫的時日年月,如今離開那麼久遠,屏幕溢出的頻閃映照一室暗夜之際他可是再一次認出那人,從那不確的手勢、遮掩不了的徨恐目光,他記起彼時的況味,他早就從別人的反抗看到反抗的不可望,美並不存在,從別人的憂鬱觸及自己,並敏感覺到那人最後的終局一如他早已預告。他記得未來彷若昨日,僅是白花花的太陽照落一個沒人可以離開的城,每年夏天還是會有幾場滂沱大雨,幾多人離去不離去‧‧‧‧‧‧ 他幾乎看著那人,在牆壁與牆壁之間、門廊與洞穴之間找不到路,在甚麼都沒有的街上追隨馬路與圍牆的方向,面容緩慢扭曲,好像夢裡想呼叫的人總是叫不出聲音,但那聲音撕心裂肺,壓抑在喉結下的一點,如果不能炸毀一座城市至少可以炸毀這狹促的住處,但那聲音啞默,如像無數給勒索頸脖快要窒息的青年,甚麼都不是。

沒有數算就沒有時間,記起來的人都各有所失。人們怕觸碰到甚麼,知道而沒有相認,抑或只是找不到適切的語言描述自己與過去的關聯。那些曾經在同一座城裡居住的人,一定也是從多年前開始,活動如像血肉溫暖的軀體,裹著季節合適的衣服,從某處,某處,走到看不清的前方,或在街的轉角,無人看見,登上了車、渡輪,或轉進地鐵站裡,未來彷若昨日。

原刊《明報》世紀版「散景與叠影」,18/04/2014.

Share

文章類目: 寫作的失語
Tags: , , ,

Share

留言

(必須)

(必須)

可用的html 碼: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December 2017
S M T W T F S
« Aug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近來的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