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形

23 Feb, 14 at 11:22am © CL LEE

窗的影子一再劃過,日光幾乎安靜。列車既然如常遵行路線,窗外斷裂破碎的地境彷彿變成連續。僅是偶然,耳機的音樂聲漸弱的時候,他會聽見風在門縫與玻璃窗上搖憾,才突然覺著列車的擺晃,從腳底與靠著的一截玻璃屏封傳到脊樑。列車駛過彎道的時候,他瞧見拖在後面的幾節車廂裡,扶手杆底下延綿未盡,那些黑壓壓的頭與身軀一樣微晃著,輕蔑不是心疼不是,只能確認與他們處於同一速度與慣性,距離暫時不變。

車門打開車門關上。突然給擠到面前的那人放下大包小包散貨,嘴巴開開合合,對著電話機的收音孔忙說著沒人想聽的話,話沒說完電話卻掛斷了,連忙再打過去,卻一直沒信號打不通,一下,他幾乎看到,對長久奔波勞累生活瑣碎如斯的嘆息,直從那人的喉結下面跑出來與車廂裡的冷空氣遭遇,而且就只他看到‧‧‧‧‧‧自然,樂聲播放的時候他還是會聽見沿用多年的廣播,中間插進另一把女聲,以正式的辭令重覆各種叮嚀。整天覺著口渴疲倦,卻發現自己默唸著廣告屏下面的字幕,「深水埗有金屬支架由高處墮下,擊傷一名女子‧‧‧‧‧‧荷甲燕豪芬主場2比1勝荷華高斯‧‧‧‧‧‧烏克蘭示威者包圍檢察總署,抗議當局雖然釋放被捕的全部234 名示威者,但仍未撤銷針對他們的刑事控罪‧‧‧‧‧‧」有關世界各地的生硬句子點綴畫面中央的娛樂消息,那廣告屏早就被更小巧的手提裝置取代,沒人在看;請小心,請勿,列車即將,請留意,乘客,車廂中間,請不要,為確保,之間的高低‧‧‧‧‧‧

就在將臨的一日,這脆弱的和平將突然變成互想踐踏、變成廝殺,「to kill so they may live…」他想擋開這突然襲來的預感似地,別過臉不讓人看見,景物一處消失一處暴露轟立,樓頂的逆光從起伏的天際線上直打進他眼底裡去,那座所有人無法擺脫的城市和怪物建築在一雙黑棕的瞳仁裡倒吊,他用力閉上眼簾,意識的底層模糊念及夜晚‧‧‧‧‧‧瞧見的當兒就會立刻消失。每一站如是。

原刊《明報》世紀版,「散景與叠影」,22/2/2014

Share

文章類目: 離線生活
Tags: , , , ,

Share

留言

(必須)

(必須)

可用的html 碼: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August 2017
S M T W T F S
« Jan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近來的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