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止

10 Jan, 14 at 12:59pm © CL LEE

那是去年冬天的一個夜晚,深夜兩三點,但時間似乎不那麼重要,天好冷,但沒有起風,我記不起睡不著的原因,不想在床上睜著眼給被子壓著,就穿上外套走到露台。外面依然是那個叫不上景致的畫面,沒有規劃的新舊村屋一間檔著一間延展到看不見的遠處,路燈打在屋牆與小路上,樹影掩蓋,畢直的電線槓支著縱橫的電線,在樓頂之間垂墜,弧度不一,遠處的山嶺輪廓在夜裡顯得柔軟,附近那些常在夜裡叫吠的家犬都睡了‧‧‧‧‧‧當我看著那一片天空,沒多久適應了黑暗就看見愈來愈多的星,星光極輕微的擺晃,如像召喚。

我不知道那樣站在露台一扇窗前一直站著不動是否冥想,「我」不過是一個觀測的位置,即便這個位置於此刻,也許無可替代。極其清醒的此際,同時也在其他人的睡夢裡;夜與日同時,星體的存在與毀滅同時。也許就在一刻不夠的「後來」,因為精神完全放鬆了或是一種身體的感應,夜裡極為安靜,夜色深邃透明讓距離的感覺改變,眼前的小村落、遠山與天際都迫近了,有一種陌生的實感,「我」再不單是踢著拖鞋穿著燈芯絨外套立在窗前那人,卻是夜晚的一部分,那覆蓋著所有醒著睡著的動植物與人卻沒有重量的靜默,一切由之生成又必得回復如此的,無意義的靜默‧‧‧‧‧‧就像調準某種頻率一樣,意識從身體的觀念和囚禁開脫,就突然能夠體認,由「我」方可感知的現實,以至這整個世界,其自身的片面性質。

這種如像Lucid Dream 的經驗,一次又一次的以反面的形式出現。有時站在馬路旁等著交通燈轉燈,一下出神,就突然覺著眼前這城市一角,喧鬧和平,不知是基於怎樣得來的秩序,竟然人人恪守。身上各種穿戴的男女老幼,好像都依著不可改變的計劃,必須以全部生命完成,行色匆匆,卻身不由己停步在一片水泥地上,意識與無意識之間,不知道過往不知道一切未來,汽車電騎就在在一條劃定的路線上飛馳,上下行一邊前往一邊返回,永遠不得止息的車流,一下卻又停在一條不知道由誰劃定的線上,行人馬上如渡海般急趕往對岸,又消失於街上。

原刊《明報》世紀版,「散景與叠影」,27/12/2013

Share

文章類目: 離線生活
Tags: , ,

Share

留言

(必須)

(必須)

可用的html 碼: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November 2017
S M T W T F S
« Aug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近來的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