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中留情

18 Oct, 13 at 01:13am © CL LEE

無論你願意不願意,文學始終碰上政治,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劃」(IWP)的官網開宗明義寫到:「IWP 的首要使命之一,乃正式與非正式的文化外交。 」。據該網頁刊載一份向美國國務院提交的諮詢委員會報告,「文化外交」就是指通過各種文化藝術交流和建設,達到「培養公民社會」、「鼓勵其他地區的人民在特定的政策議題或合作要求上,基於共同利益而對美國罪疑從寬」等目的,對美國疑中留情,就是統戰。

明白到「文學城」不過是一泡沫,好些訪問作家都沒法天眞投入各種安排活動。你以為他們要你辦銀行卡、健康保險、社會保障號碼、校園注冊,是為了方便駐留期間的生活所需,但烏干達的童書作家一語道破,這畢竟還是為了監控:你的匯款流向哪裡,你會否違反簽證逗留條件,都方便追蹤,相反,將來他們若然給你工作,或如某作家戲言,要與這邊放洋留學的子女團聚,繼而買房子、申請居留,也自然水到渠成。作家們申請社會保障號碼時遭遇的阻滯和差別待遇,恰好反映,膚色、宗教、性別、經濟階層、健康狀況和語言能力,通通都是公民身份的衡量值。

「文化交流」少不免各種請客食飯,以為是和學生與教職員開迎新派對,但結束了回旅館的途上,科威特作家卻小聲警告說,「席間有情報人員,而且不只一個。」往後,在各種名目的派對和宴會裡,我自然就對所有自稱曾在中港兩地駐留的記者、學者起了疑心,因為誠如一位留美多年的長輩所說,像「中港矛盾」、香港是否一個「country」這些事,不由美國人故意挑撥!

文化政治又以那麼實在的方式突然出現:你以為逢星期三的電影會,是各地電影巡禮,但祖父是華人的菲律賓毛派詩人卻說,片長只兩分鐘的短片一直「無法在有限的節目時間安排放映」,選片準則亦從未與作家們討論,果眞是開明的專制!當大家在一次映後討論,為了伊斯蘭地區的女權狀況義憤填胸,卻難免掉落「文明vs 野蠻」的思想陷阱。美軍隨時空襲敘利亞、「九一一事件」12 周年的當兒,作家們謹慎的不欲公開談論,此間的沉默,幾若失語。

愛荷華雜記(二),題目為編輯所加。
原刊《明報》世紀,2013年10月12日。

Share

文章類目: 寫作的失語,異議與同謀
Tags: , , ,

Share

留言

(必須)

(必須)

可用的html 碼: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November 2017
S M T W T F S
« Aug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近來的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