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租書桌

10 May, 13 at 04:44am © CL LEE

最近飽受鄰居噪音滋擾,想逃沒處可逃,有點想念新竹一家咖啡室。我最怕一室都是「文青」的咖啡室,個性的焦慮、寂寞彌漫滿室,干擾心神。另一種是把咖啡看成很講究一回事,喝咖啡泡咖啡的都得表演陶醉,消費與勞動趨同。

要到咖啡室寫作,實因為有時在家待久了容易心散,圖書館又嫌太拘促。寫者和等兒女放學的爸媽,日程突然有個空檔無處歇腳的上班族,或朋友聚舊想找個地方坐的人需求不會差多少,他只是想把書和電腦大方放在桌上,插電,連線,對著窗景或是面前的空氣發呆,不需要特式主題和貼心服務,不要管他就是。

那麼他就會和其他人一樣,變成店面桌椅器具的人體配置,或路人走過瞥見的櫥窗佈景。偶然,在鍵盤上打一兩行字,又翻一下帶著的書,讀下去,呼一口氣,抬眼覺著天色稍稍變暗,好像讀懂了甚麼‧‧‧‧‧‧小心不要吵到其他對著電腦或手機微笑的人,站起來,上樓找廁所,回來順便請店員給茶壺加點熱水,轉一下頸又安靜坐下,查看電郵、社交網站更新,追看了些不太相干的事情。

到兼午班的店員走了,又有幾個學生進來點了飲料安頓以後,他又走去倒了杯開水,骨碌骨碌喝掉,再拿一杯回去,興幸自己戒了菸,不用整天到馬路邊尷尬地抽菸。把瀏覽器關掉,呷一口涼掉的茶,一再端詳屏幕上那幾行字,和劃了不同顏色的孤零片斷,滑鼠游移,多寫的刪剩不多,又拿筆在記事本裡截了角的一頁紙上把劃‧‧‧‧‧‧ 電子感應的街燈驀然亮了,他趕緊多讀一個段落,鉛筆記號,又寫寫改改多寫了沒幾行‧‧‧‧‧‧如是者他從午後一直坐到晚上,眼睛失焦,見著對街的人走進一下熱鬧起來的夜裡,肚子餓了就跟店員說,要出去吃點甚麼,等一下再回來。之所以他可以繼續佔坐一桌,可是因為咖啡室不過是老板放售古董家私藏品的陳列室附設。香港的租金水平容不下此種空間與潛在利潤的大筆「耗費」,與「文化氣質」關係不大。和大部份人一樣,寫者沒錢天天去咖啡室消費。

原刊《明報》世紀版,09/05/2013。

Share

文章類目: 離線生活
Tags: , , , , ,

Share

2 則留言 按此留言

  • 1. 小雨  |  10 May, 13 at 06:19am

    很有同感,家中四面牆、公園四處都是老年人,讓人感覺自己是廢青四處流連、咖啡店餐廳要付錢、圖書館太嚴肅、海灘不多、想找處大自然寫點東西很難。


  • 2. macaucat  |  25 Jul, 13 at 05:13pm

    「另一種是把咖啡看成很講究一回事,喝咖啡泡咖啡的都得表演陶醉,消費與勞動趨同。」哈哈哈!找到知音人了。同時想看看智良兄對咖啡的看法,寫一篇可以嗎?


留言

(必須)

(必須)

可用的html 碼: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October 2017
S M T W T F S
« Aug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近來的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