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二)

21 Mar, 13 at 03:16pm © CL LEE

人喜好的步行速度(Preferred Walking Speed),除了受生物結構、能量消耗等因素限制,亦與經濟因素相關。心理學家統計31個世界城市的數據發現,國民生產淨值、實質消費力等經濟指數愈高的城市,愈著重「時間」的價值,也較崇尚個人成就,平常走路的速度亦愈快,甚至,與煩躁、懷有敵意的「A型性格」息息相關的冠心病,發病率亦愈高,同時間,這些城市的吸烟、酗酒人口比例,與「主觀生活滿意」指數亦愈高。(Levin & Norenzayan, 1999)。

這種矛盾的生活狀況,對爭分逐秒的香港人來說並不陌生,如果在路上欄著一個人問他為甚麼走那麼快?他可能會說正在「趕時間」,但更可能,只是不覺間跟著其他人的步伐愈走愈快而已。所有人快,你不能慢,免得「阻住地球轉」;行事麻利、講求效率,不僅止於工作,更像一種生活精神、倫理要求,正所謂「執輸行頭慘過敗家」,「阻人發達猶如殺人父母」。

然而今日香港,人要走那麼快,既非喜好亦非自決。繁忙時間兩分鐘一班地鐵,巴士路線重疊,Van 仔通宵、的士排隊等客,公路延伸萬里,地鐵系統與辦公室、商場、住宅幾乎連成一平坦無障礙的冷氣管道。交通快捷,服務時間延長、可達的幅員更廣,住處與上班地點的距離就可以拉得更遠,也讓所有人的日程編排更擠壓,時間成本不降反漲。時間的高度切割、模組化,其實對應一種零散化勞動/生產方式的紀律所需,每天幾百萬人動員準時上路,無人免役,更不容意外延誤,除了梳洗睡覺,生活各樣事情得在路上匆忙解決。智能電話與手帳的普及,更進一步消弭「工作」與「私人生活」的區分,既讓工作變成可攜,也為整天沒得歸家的人開出一暫時逃逸的小窗口,以拼搏更長工時,惟開機亦等同待命,遊戲娛樂「分享」亦愈來愈像勞動,「下班後的生活」變成難以理解的抽象概念。

原刊《明報》世紀版「散景與叠影」,2013年3月21日。

Share

文章類目: 國家的身體,離線生活
Tags: , , ,

Share

留言

(必須)

(必須)

可用的html 碼: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October 2017
S M T W T F S
« Aug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近來的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