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則留言 按此留言

  • 1. 熊一豆  |  09 Oct, 09 at 12:22pm

    繼續題外。必須一提,讀到加達和阿沙的時候,心微一顫。其實和加達與阿沙無關,只顫於那非常邊緣的剎間,關於記起什麼被遺忘。真遺憾,記憶的吊詭遊戲總落在不假外求的範圍以外。

    p.s.前留言後來有回的,但蓋於系統的堅持拒絕,就算了。

  • 2. 李智良  |  12 Oct, 09 at 05:41pm

    記起什麼被遺忘。
    可是那被遺忘的甚麼,到底是甚麼,是怎樣,是如何卻始終無法記起,是不是?
    今天的「我」是連串斷裂的結果嗎?抑或是我連斷裂都沒有經驗到,沒有一個連續的所謂主體去經驗這一切,「我」不過是力與力爭持的衍生位置,而位置與位置的序列有某種嚴如疲憊的墮性,像記憶?

  • 3. 熊一豆  |  16 Oct, 09 at 08:11pm

    那麼……就不如…「我」是天空裏的一片雲,偶而投影在波光劍影

    一束電波,在coding或可被稱作其他的過程中的錯認

    那麼,嚴格來說,無所謂從前的高錕已經走了,只是他幻變得太極端,或者用你所說的位置,一跳躍得全無理路可尋

留言

(必須)

(必須)

可用的html 碼: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