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則留言 按此留言

  • 1. 路過  |  02 Sep, 16 at 08:59pm

    溫馨小提示:葛森療法(有多個抑鬱、精神分裂等完全康復個案,康復後毋須再吃藥,請及早擺脫終身吃藥的騙局)

  • 2. news  |  17 Sep, 16 at 07:09am

    作者:陶昌文(醫師)我是一位麻醉科醫師,我協助外科治療疾病,為了我的工作以及自己的健康,我需要了解疾病。五月十五日,優秀的中天主播史哲維先生自殺身亡;五月十二日台南白河的吳先生、板橋的彭女士自殺身亡。如果他們都沒有吃過抗憂鬱劑,我今天不會寫這篇文章,畢竟真相應該被知曉。

    在過去擔任醫職的二十年中,我大量閱讀西方自然醫學著作,以及東方中醫書籍,也讀了物理學家所研究的能量醫學著作。很久以前我就體會到,正統的西方醫學並沒有所有醫學的答案。許多的「病」,西醫不能確定其原因,只能把它稱為「症」,或是「症候群」。可是一般大眾並不了解「病」與「症」的差別,這些「症」,透過媒體的宣傳或其他行銷手法,很容易「教育」(誤導)大眾把症狀當成疾病,需要看醫生、吃藥。例如睡不好、焦慮、憂鬱,還有更年期現象、老人的骨質疏鬆等等,但是這些「症狀」其實只是人們生活中的種種經歷。

    這種「病」「症」難分的手法,最常為一般西醫所使用,他們是這種手法的受益人。而另一方的受益者是藥廠。兩者結合則成為「發明疾病的人」(這也是個書名,作者為德國資深醫療記者)。

    行銷這些「病」需要大把的銀子。錢從哪裡來?曾聽說最賺錢的三大產業是甚麼嗎?石油、軍火、製藥!藥廠是最賺錢的產業之一。

    除了直接打廣告宣傳藥物,或是透過媒體炒作疾病之外,接下來藥廠還能做甚麼來「教育」大眾呢?首先醫生和藥廠們要成立「公益」團體,讓曾經患「症」吃藥的人告訴大家,這個「症」是多麼嚴重的「病」。然後受苦的患者得到了同情與注意,這個「症」也達到了宣傳的效果。這些運作所需經費來自「善心人士」,其中包括藥廠的捐款。顯少有人提醒大家,「症」是表面的現象,就如發燒、頭痛、咳嗽只是感冒症狀;「病」則是因為身體內部的器官、細胞有了問題而導致。

    藥廠也會捐款給知名大學的醫生或是教授做研究。教授升等需要研究報告,藥廠也需研究報告證明藥物有效。當然,這些經費不會直接由藥廠開立支票留下痕跡。經費來源可能是政府單位或是私人的基金會等等。魚幫水,水幫魚,再自然不過。然而,有無可能「有心人士」會要求研究的結果要朝特定方向發展呢?這種魚水關係,有其歷史。一九六八年,哈佛醫學院的病理學助教麥庫利醫師,研究且證實了「同半胱胺酸」是造成心臟血管阻塞的原因,但是他卻被逼離哈佛醫學院,到鄉下的一家小醫院做病理科醫師,沒有辦法申請到任何研究經費。原因在於當時許多經費都已投注在研究膽固醇上,想證實膽固醇是造成心血管阻塞的原因。就在那些密集研究之後,治療膽固醇過高的藥物立即上市,至今這種藥每年仍然為藥廠帶來不少進帳。不但如此,西醫界還降低膽固醇需要吃藥的標準值,也就是說更多的人需要吃藥。醫生的收入往往跟藥廠的收入息息相關。而「同半胱胺酸」半世紀以來似乎無人關心,為什麼呢?因為若要降低同半胱胺酸指數,只要服用維他命即可。藥廠無法靠維他命申請專利,醫生用維他命治病會被其他的醫生攻擊。所以患者的利益就不列入考慮了。

    在台灣,抗憂鬱劑及鎮靜劑曾經是精神科才能開出的藥品。在醫師公會向衛生署爭取後,所有的醫師都可以開立這些藥品的處方了。文明流行病「憂鬱症」再次證明,醫生的收入跟藥廠的收入息息相關。為什麼有醫生常告訴病人,你這種病不能根治,要長期吃藥?因為病人好了,藥少開了,收入就不穩定了。目前健保的制度,讓醫生能藉由開藥量來增加收入。老婆要買香奈兒,兒子要補習英文,給老病人多開幾種藥就得了。還有,為什麼任何醫生都可以開抗憂鬱劑及鎮靜劑?因為精神科沒有客觀具體的科學根據。憂鬱症理論上是腦部血清素不足,但它不需要抽取腦部液體檢驗證明就可以開藥,只要醫生說是憂鬱症就是憂鬱症。一般的社會大眾也想不到要問醫生,為何叫憂鬱「症」不叫憂鬱「病」?然而,大家都被教育成凡事乖乖聽醫生的話才對,所以沒問醫生,為何不抽血或做其他檢查,看看是否某個器官出了問題,才表現出憂鬱症狀。人們只看到醫師袍,看不到其背後無形操縱的藥廠推手。

    甚至在醫學地位崇高的期刊上,許多的研究論文、報告,其實是由藥廠的研究人員所寫,寫完後掛上某大學醫學教授或是某知名醫療中心的醫師為作者。這類事情不勝枚舉,已經導致《美國醫學會期刊》的主編之一憤而辭職,寫下《藥廠黑幕》一書。

    現在最容易販賣的疾病不外乎憂鬱及過動。抗憂鬱劑「會引發自殺念頭以及暴力行為」,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規定藥廠須將此警告標語印在藥物包裝紙盒上。可是台灣沒有任何領藥的患者會看到這些紙盒,醫院和藥局不會把原裝紙盒給他們,何況原廠藥品印的是英文字。最近自殺的中天主播一定想不到,他因為睡不好而吃下去的抗憂鬱劑,才最可能讓他有自殺想法。

    近來,可憐的新北市兒童開始被篩檢有無過動症。我相信新北市長很想為民謀福利,只是他不明瞭,「過動症」是精神科醫生以「舉手投票」的方式表決出來的。也就是說舉手的人不夠多,某些症狀就不是精神病了。這種非科學檢測的病症投票制,曾在一九六八年表決通過同性戀是精神疾病,後來在同性戀團體多次上街遊行後,一九八七年又以投票的方式將其排除。我想提醒市長及所有民眾,除了精神科,其他醫科是不以舉手投票來決定疾病的,因為一切都有科學根據。

    治療過動的合法藥物「利他能」是一種中樞神經興奮劑,它的化學結構竟然與毒品安非他命非常接近。我曾聽過使用該類毒品的人描述,在藥性發作的一段時間裡,身心會處於一種做事非常專注的狀態。這不很像「利他能」促使過動兒的專注嗎?民眾一定從沒看過藥物包裝盒中的仿單,這張仿單是政府硬性規定藥廠要附在包裝裡的,它列出了一長串的藥物「副作用」及「罕見副作用」。有興趣的人可以上網查藥物仿單,只要仔細對照每一種副作用,就會發現醫院給的藥袋上,並沒有列出所有的副作用。可能是因為一張紙還列不完,而且列出來就沒人敢吃了。但是精神科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開更多的藥物來處理那些副作用,於是病患的身體機能被小藥丸們開開關關,無法自主,而以此行事的醫生則荷包滿滿。我一位朋友父執輩的兒子從醫學院畢業後選擇作精神科,父親問他為何選精神科,他說:「因為病人都需要終生吃藥,我一輩子不缺病人。」在此奉勸凡是小孩好動而造成大人困擾的家長們,一定要找非精神科醫師為他仔細檢查身體。有時候孩子只是營養不均衡,吃太多糖分、色素、不良加工食品,或是蛋白質不足,而表現出注意力缺乏。要知道過敏不見得只是皮膚發癢或流鼻水,有時候,過敏反應也會引發坐立難安。然而,這些林林總總的資訊,沒有人完整的教育大眾。為什麼呢?請讓我再說一次,教育大眾要成本,錢從哪裡來?藥廠會花錢教育大眾不要吃藥嗎?畢竟再有益於患者的研究報告,一旦跟藥無關,是創造不出醫藥收入的。

    人與人之間的信賴關係很可貴,尤其是醫師與患者間,原本該心懷相同目標,可惜醫療產業背後卻隱藏著一些鮮為人知的秘密。或許大部分人難以窺其全貌,但是您看過偵探片吧?通常偵探們會說一句話:「追蹤錢就是了!」跟您息息相關的醫療問題,或許也可由此線索,探求真相。

  • 3. PN Lee  |  24 Sep, 16 at 01:30am

    這篇文章 是作者的親身經驗嗎?
    是的話 我很希望能見見作者
    很希望能與作者討論一下關於文章中的一些概念!
    作者活在兩個世界的邊緣
    而我 卻是這兩者中之一
    我好希望
    能與作者分享這一個關於生命的另一種真相
    是人人都有權來認知的真相
    懇請參考 懇請給我聯絡
    感謝!

  • 4. 水叔  |  13 Sep, 17 at 02:54pm

    https://philosophy.hk01.com/channel/%C3%A9%C5%A1%C2%A8%C3%A7%C2%AD%E2%80%A0/64630/%C3%A5%CB%86%C2%A5%C3%A4%C2%BA%C2%BA%C3%A7%C2%AC%E2%80%98%C3%A6%CB%86%E2%80%98%C3%A5%C2%A4%C2%AA%C3%A7%CB%9C%E2%80%B9%C3%A7%E2%84%A2%C2%B2%C3%AF%C2%BC%C5%B8%C3%A5%C2%BE%C5%BE%C3%A9%C2%9D%E2%80%99%C3%A5%C2%B1%C2%B1%C3%A9%E2%80%A0%C2%AB%C3%A9%E2%84%A2%C2%A2%C3%A9%E2%80%93%E2%80%B9%C3%A6%E2%80%9D%C2%BE%C3%A6%E2%80%94%C2%A5%C3%A5%CB%86%C2%B0%C3%A5%E2%80%9A%E2%80%A6%C3%A6%C5%B8%C2%AF%C3%AF%C2%BC%CB%86Foucault%C3%AF%C2%BC%E2%80%B0%C3%A5%E2%80%9C%C2%B2%C3%A5%C2%AD%C2%B8
    康復就是好番, 應該是過去式。為什麼稱他為“ 精神病康復者“? 為什麼康復了仍要終其一生要到所謂醫院報到, 覆診食藥, 如有不從就成了通緝犯? 如果自殺, 就被百分之百肯定是病發? 稍稍激動大聲地說話又被指病發? ……….若不如人意, 又被指病發。終其一生都是屈居人下,甚至被搶奪財產。終其一生每次到政府醫院就診, 都會重提病歷。每一次看政府醫師都要被羞辱一次!

  • 5. 不信  |  17 Sep, 17 at 07:42pm

    吃藥救不了精障病患
    2015-12-07 12:36

    ◎華生太太

    前幾天我讀到一則新聞,關於楊玉欣立委為精障病患謀求福利。楊立委認為精障朋友出院後仍接受規律治療,而且要強化社區照護資源。

    筆者的母親從少女時代,就被判定精神異常,她這一生吃了四十幾年的精神科藥物,進出精神病院二十幾次。(資料照,記者鹿俊為攝)

    身為一個精障病友的女兒,我其實有話要說。我的母親從少女時代,就被判定精神異常,她這一生吃了四十幾年的精神科藥物,進出精神病院二十幾次,而且還曾經被電擊過很多次。專家們所謂的旋轉門效應,也就是病患反覆出入院,輾轉於各醫療機構的現象,在母親身上,旋轉了二十幾次。母親常動不動就想自殺,而且暴力傷害我父親。我記得三、四歲時,母親有一次甚至帶著我要跳河自殺。我的童年、學生時代就在母親精神不正常的陰影下度過。

    然而我知道,母親是個非常好的病人,精神科醫生要她做的她都做,吃該吃的藥,動該動的電擊手術,出院後仍然接受規律治療,而且還跑康復之家。但是,直到我們孩子都長大出去工作了,精神科的治療仍沒有讓母親痊癒。有時我們孩子見母親因為重劑量的藥物,走路都不穩,會趁她較開心的時候,幫她的藥量稍微減少,母親呆滯和跌倒的情況就不會那麼嚴重。但是回去給精神科醫生看的時候,醫生又加重她的藥量。我問醫生為什麼加劑量,醫生的回答是「預防她再發病。」

    母親的身體愈來愈差,她才六十初頭,記憶已大幅衰退,有尿失禁,被檢查出來有糖尿病,肝癌!她這一生不抽煙,不喝酒,只乖乖吃醫生開的藥。我對於這四十幾年來的所謂「醫療」結果非常不滿。我上網查,我找人問,我要試一次,幫助媽媽斷那些精神科藥物,看看會有什麼不同的結果。

    在有經驗的醫藥人員的幫助下,我們幾個孩子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幫助母親逐漸減藥,到最後完全停藥。母親的記憶開始恢復,頭暈、常跌倒、尿失禁、手會抖的症狀都不見了。而且更重要的是,我這一生沒有看過神智這樣清明,情緒這樣穩定的母親。

    花了四十幾年的歲月,承受這麼多生活中的瘋狂,竟然在四個月逐步減藥,增加穩定神經的營養品、吃好油好食材和每日散步的簡單調理中,母親獲得了如此驚人的改變。

    我不知道精神科和政府有沒有去研究過,那些成功停止旋轉門的精障病友們,做對了什麼事情。我不懂,只需要花四個月時間的廉價調理就能做到的良好成果,為什麼專家不實施?為什麼政府要不斷提供資源給花了四十幾年也醫不好人的體系?但我清楚知道一件事情,我的母親戒斷精神科藥物後,停止了她走了幾乎一生的旋轉門。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1531929

留言

(必須)

(必須)

可用的html 碼: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